29/01/2020

求之不得的水仙盆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費吉

    費吉

    中國文史哲學士,收藏家,古董商,英國戴維德基金會(Sir Percival David Foundation)、牛津亞殊慕蓮博物館(Ashmolean Museum of Art and Archaeology)導賞員,足跡遍及外國及香港拍賣場、博物館。國內宋代窰址考察團顧問,對宋瓷硏究獨具心得。曾師從已故上海博物館館長馬承源,現時為多個國內外私人收藏機構顧問。

    逢周二更新

    古董投資秘笈

  逢年過節,很多家庭都會放一盤水仙花,喜其氣味清香,亦希望在來年帶來好運。我也有這種習慣,但從不理會究竟是漳州水仙、普陀水仙,還是崇明水仙,總之是水仙花便可。

?

  入行之前,我用來盛載水仙花的花盆都是粗瓷,不是來自國貨公司便是來自地攤;入行之後,我心想自己是一級收賣佬,總不能用粗瓷花盆那麼寒酸,於是開始物色一隻較體面的水仙花盆,心目中認為最美最體面的水仙花盆是鈞窰花盆。

?

  那些年,幾乎所有拍賣行都以訛傳訛,將明初的所謂水仙花盆斷代為宋,直至最近幾年才改正過來。拍賣行將大型花盆的底盆/托盆稱為水仙花盆Narcissus bowl,其實是巧立明目,因為水仙花盆比底盆/托盆來得動聽,亦比較容易賣錢。

?

明初天藍釉水仙盆?

Courtesy: Minneapolis Institute of Art(圖片由作者提供)

?

  強國未崛起之前,底盆/托盆好,水仙花盆也好,價錢不會太貴,普通的只是幾十萬港元一隻;強國崛起之後,似乎甚麼也炒個不亦樂乎,水仙花盆當然亦不例外。

?

  明初的所謂水仙花盆全部無款,只在盆底刻有中國數目字,數字愈小,器型愈大,愈大不一定愈值錢,主要看器型、釉色,花邊的和帶紫紅斑的比較能賣錢。

?

明初天藍釉水仙盆

芝加哥藝術博物館藏(圖片由作者提供)

?

  二十多年前我在行上見過一隻天藍釉的,無紫紅斑丶小型的,正合我意,但行家說是宋代的東西,開給我一個天價,令到我不知如何回價。我跟他說河南鈞窰窰址從來沒有發掘出水仙花盆的殘器、殘片,因此不可能是宋代的東西,亦不可能是河南鈞窰燒造的。他回答佳記和蘇記都將鈞窰水仙花盆斷代為宋,問我是否比佳記和蘇記的專家更權威,我無言以對。

?

  當年的行家,大部分知道這類大型的花盆、水仙花盆均非宋朝之物,一口咬定是宋朝之物的行家,只因自己有貨,希望可以賣高一點價錢,這亦是人之常情!

?

  我買賣高古瓷二十多年,與行家爭論窰口不下數十次,有些行家是不懂,有些是裝傻,最常見的是將青瓷,不論是龍泉青瓷或北方青瓷,一律以宋官戓汝窰叫價。對著這類行家,我經常頭頂出煙。年齒漸長,我才明白貨主千方百計指鹿為馬,出發點無非是想自家的貨可以賣高一點價錢,這也是人之常情,從此之後,他們說他們的,我看我的,再不跟他們爭論窰口了。

?

  上面提到的水仙盆,我等了兩年,行家都不為我的出價所動,後來水仙盆不見了,行家說已賣走,賣的價錢比我的出價好得多。他的說話孰真孰假也不用深究。人與人之間的交往講一個緣字,人與物何嘗不是如此!

?

  之後幾年,我陸陸續續在行上見到幾隻水仙盆,不是不開門,就是價錢太貴,始終跟鈞窰水仙盆擦身而過!

?

  佛家有人生八苦之說:生苦、老苦、病苦、死苦、愛別離苦、怨憎會苦、求不得苦、五陰熾盛苦。我是凡人,擺脫不了求不得苦,豈非更是人之常情!

?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臺。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Romantic February:surprise Her/Him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
澳门宝马奔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