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1/2020

種在瘟疫蔓延時:從歷史中學習,防患於未然!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梁淑意

    梁淑意

    梁淑意Rebecca,持有英國 WSET Diploma 葡萄酒及烈酒文憑,現為WSET的國際認可導師(Certified Educator),為美酒愛好者和業內人士提供專業品酒課程;她擁有自己的品酒網誌《Wine is Beautiful醉美麗》,並在多家報章雜誌撰寫品酒專欄,同時亦是網上品酒節目及三藩市中文電臺節目主持人。

    為了把興趣變成實際經驗和知識,Rebecca數年來到過多個國家考察酒莊,足跡遍及無數酒區,更出任國際權威葡萄酒賽評審。

    不定期更新

    酒意人生

  即使現代社會的衛生情況比古時好得多,病毒還是會存在,最近大家聞瘟疫色變,除了恐慌,我們還需從歷史中學習,更請為人為己,注重個人衛生,做好防疫準備。

?

  要數葡萄酒歷史中付出極沉重代價,遭受苦難最慘烈卻又有警惕後世作用的「瘟疫」禍害,肯定是十九世紀肆虐的蚜蟲(Phylloxera)。這些祖籍新世界的美國蚜蟲,身呈黃色,體積小小,只有一毫米長,破壞力驚人,被譽為葡萄界蝗蟲,在歐洲葡萄園間帶來的災害和嚴重損失,比任何其他害蟲或植物病毒都來得厲害。

?

  十九世紀中期---即當時的五十年代末至六十年代初,歐美之間移民和貿易頻繁,上流社會的富裕人家時髦玩意是從新大陸進口不同類型的盆栽植物,點綴庭院家居,增添氣派;眾多植物中包括美洲葡萄,殊不知這些葡萄藤的根部附有一些小蟲:蚜蟲。因為美洲葡萄對「同鄉」的蚜蟲免疫,故此葡萄藤並無異樣,可是這麼一進口,蚜蟲連卵便成為附帶的「移民」,開始蔓延到歐洲各地並無免疫力的歐洲原生葡萄樹。1863年,英國首先有蚜蟲發現紀錄,四年後輪到法國有蚜蟲個案,然後再逐漸攻陷其他歐洲國家。

?

蚜蟲細小,且大部分都匿藏在地底中的根部,單靠肉眼並不能輕易看出葡萄藤是否受到蚜蟲感染,因此葡萄園寧願採取高度防範措施,避免出現蚜蟲問題

?

  蚜蟲會依附在葡萄樹的葉子和根部上,靠吸食樹汁維生,根部系統會逐漸被破壞,葡萄樹因此慢慢變得脆弱,最後枯萎。一株健康壯健的葡萄樹從被蚜蟲感染開始,到被蠶食後枯萎,歷時約數年。蚜蟲及其卵體積細小,可隨機器、工作人員衣服、風而散落到別處。小小蚜蟲廣泛糟害歐洲各國莊園,大大減低葡萄酒產量,到了十九世紀的七十年代,農業專家不斷嘗試多種方法,期望改善狀況,包括下毒、火燒、水淹等,有人甚至把吃了藥的蟾蜍放到葡萄樹底!另外有農夫會把家禽放到田裏去,希望雞鴨會啄食害蟲,最後當然無功而回。多個方法中,只有水淹可有效控制情況,可是並非每個莊園和產區都有條件和能力找到水源並實踐,好像建於陡峭山坡上的葡萄園就未能做到了。後來專家們又觀察出以沙土為主的土壤可對問題免疫,但這發現對整體控制蚜蟲於事無補。到了八十年代,專家突破性地發現把歐洲葡萄藤接枝到對蚜蟲免疫的美洲葡萄樹根莖,方才解決問題,只是歐洲的葡萄酒業已經被破壞得五勞七傷,單單法國葡萄園已經有二百五十萬英畝土地被徹底蹂躪,其後用了多年恢復元氣。

?

  迄今為止,蚜蟲問題並無方法可以解決,只能防患於未然。其實蚜蟲和其他病毒來源眾多,不少歐、美、澳、紐等地莊園為免葡萄樹受到感染,或欲要杜絕蟲害帶來的後患,有時會要求從別區與外地來的訪客進行鞋底清潔的程序,最常用的是把稀釋藥水或漂白水浸濕海綿,再讓訪客踏上海綿消毒。固然,最安全的防蟲防毒法還是要靠該國的農業部在海關或邊境把守,要求入境旅客申報有否在不久前到過田園,並查核有沒有帶入食物、種籽和植物,亦有在行李輸送帶前讓海關人員和工作犬檢查行李。事實上,現代酒莊在種植葡萄和釀酒的諸多繁複過程中,一直都會嚴謹地保持衛生,因為從過往經驗中,莊園知道假如沾到細菌、染上病毒或出現某些蟲患,收成和生產便有機會減少,最惡劣者甚至所有農作物和酒被毀於一旦;所以,酒莊們為保家業及財產,還是那一句老生常談:「謹慎能捕千秋蟬,小心駛得萬年船。」

?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臺。

etnet財經?生活App   財智?健康?品味生活     【立即下載】  iOS版 / Android版
我要回應

You May Also Like

Romantic February:surprise Her/Him

Popular Tags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
澳门宝马奔驰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