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極速報價
  • |
  • 會員
  • 產品服務 / 串流版
  • 設定

24/09/2020

香港司法機構感受政治壓力

  • 加入最愛專欄
  • 收藏文章
  • 岑逸飛

    岑逸飛

    資深時事評論員,曾任電臺時事節目《時事分析》主持達十五年之久,也曾出任電視時評清談節目主持及電臺時事清談節目主持,如《岑逸飛看世界》、《岑逸飛怪論》等,亦曾為報章社論主筆,以及為各大報章撰寫時評專欄。為學專研中西歷史哲學及《易經》義理,游走于儒、釋、道思想之間,旁及法家、縱橫家、墨家、陰陽家、兵家以及術數風水,熟讀諸子百家典籍,其風格獨樹一幟,見地精闢。現為傳媒及文化工作者,并擔任大學兼任教授,講授課程包括如何將中國傳統文化應用於現代社會。

    本欄每周四更新

    論盡中港臺

  就近日出現不少關於法院及法官多個司法裁決的評論、意見及批評,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在9月23日發表聲明,強調《基本法》確保法院行使獨立的司法權力,法院獨立進行審判,不受任何干涉。

 

  其實馬道立將於明年1月退休,特首林鄭月娥早已於今年3月24日宣布終院法官張舉能將於明年接任首席法院一職。若回顧馬道立過去的10年任期,可說絕非風平浪靜,期間經歷過兩次人大釋法,特別是人大於2016年在立法會宣誓案裁決前釋法,更引起極大的爭議。

 

  這次馬道立所發表的聲明,卑之無甚高論,根本沒有甚麼新的看法。因為馬官過去已曾多次在公開場合強調法治及司法獨立,只不過近年社會風波不絕,人心撕裂,法庭的裁決和判刑往往惹來各方批評,法院和法官更成為針對的目標。雖然馬道立已多番強調法官不會偏幫任何一方,可惜不管是藍營或黃營的,總是「輸打贏要」,希望法官站在自己一方,難怪馬官經常慨嘆,現今的社會氣氛已有別於他10年前上任的情況。

 

  馬道立幼年已赴英國讀書,於1977年在英國伯明翰大學取得法學士學位,繼而取得大律師資格,再於1993年獲委任為御用大律師(現稱資深大律師)。馬官於2001年獲委任為高院法官,兩年後已升為高院首席法官,2010年出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

 

  他最擅長民事案件,多番代表政府出戰,往往作終極反勝裁決。最引人注目的,便是前特首曾蔭權涉公職人員行為失當,原審及上訴庭均被裁罪成,至終審法院審理時,馬道立判曾蔭權終極上訴得直。另一方面,馬官在任內審理前政務司司長許仕仁與新鴻基地產的貪污案,絕不手軟,四名被告的終審上訴均告失敗。

 

  這次馬官退休在即,罕有地發表聲明,所說本來無甚新意,但他既強調不容政治干預司法,頗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意味,也就是說,他可能已感受到本地的司法機構已受到一些政治壓力,才不得不跑出來重申他的一貫理念。事實上,若以內地法治理論來看,司法制度根本無「獨立」可言,它只不過是國家機器掌控的工具。猶幸香港現今仍在「一國兩制」的名目來管治,而普通法判案是香港一制的最大特色,是故港人必須對法官判案有信心,判得是好是壞,是對是錯,都要接受,因為這是守住香港一制的底線。

 

  正如一場比賽,賽事進行期間,需要比賽雙方推舉一個公正人,沒有這個公正人,比賽便變成無賽時、無賽例的自由博擊,隨時會衍生事故,導致悲劇。如今馬官之言,可能有感於近日有不少人倡議成立「量刑委員會」,給法官的判決作出指引,而背後的想法,多半是認為現今的法官判案有偏差。但有此想法,適足以反映不少港人對香港的司法制度已失信心。

 

  正如馬道立所指出,現行的機制,對法官的判決,如被定罪的人認為刑罰過高,該人可提出上訴;如律政司司長認為判刑明顯過輕或過重,也可向上訴法庭申請覆核刑罰。此機制一向行之有效,若架床疊屋再搞甚麼「量刑委員會」,此舉恐怕只會進一步損害公眾對司法的信心,最終危害香港的法治。

?

 

 《經濟通》所刊的署名及/或不署名文章,相關內容屬作者個人意見,並不代表《經濟通》立場,《經濟通》所扮演的角色是提供一個自由言論平臺。

etnet財經.生活App 精明外匯買賣三招「睇圖-比較匯率-預設提示」iOS / Android / Huawei

我要回應

你可能感興趣

  • 生活副刊
  • DIVA
  • 健康好人生
澳门宝马奔驰网站 好配资 好时时彩平台 今日上证指数是多少点了 黑龙江22选5开奖结 极速快三怎么玩 添盈聚富 快三开奖结果查询 极速赛车软件免费 深圳风采是七乐彩吗 杭州股票配资 好运快三怎么看走势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好多少钱 云南快乐十分走一定牛 怎样买股票入门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牛 炒股赚钱吗 风险大吗